推荐资讯

陈凡仅仅是一个金丹初期修士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为天丹师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7:29 浏览:
司徒宸望着天空,失魂落魄。
 
    当百里丹炉汇聚的那一刻,司徒宸就脸色狂变。在场中,只有他是炼丹师。而作为一个有志冲击天丹师境界的丹道天才来说,对天丹师最醒目的标志,怎会不认识?
 
    “天地之炉?”
 
    众人尽皆皱眉。
 
    连林舞华、赵绝仙等人都不解。只有一两个最古老的太上长老,隐约听闻过这个名字,但一时半刻,也想不起来。
 
    “天丹师与炼丹宗师最大的区别,就在于天丹师能以天地灵脉为鼎炉,以日月精芒为炭火,以万物众生为草药,以法则道韵为药方。如此,才能炼成真正的天丹!”
 
    “天丹师之下,所炼制的天丹,仅仅是伪天丹罢了。”
 
    司徒宸满脸苦笑,眼中全是绝望。
 
    “天地为炉,日月为炭?”
 
    众长老面面相觑,这听着玄乎,怎么像传说中,长生天君的手段。据说天君出手,往往不需要动用任何神通法术,仅仅一念之间,就可以让天地万物,为其所用。
 
    一粒尘埃,可碎万山。一根草木,可斩日月。
 
    怒而雷震,悲而化雪,一言化春风。
 
    执掌天地,号令众生,所以才被尊称为‘天君’。
 
    “等等,天丹师?天地之炉,这岂不是说,陈北玄已经成为天君了?这怎么可能!”胡归命忽的叫了出来。
 
    众人也齐齐一震。
 
    天丹师,先是天君,再是丹师,真乃是万古以来的铁律。
 
    “我不知。”
 
    司徒宸站在那,脸上只剩下苦笑。
 
    “我不信!”
 
    姬玄宗长身而起,现出法相,直接化作两千丈高。他祭起太清神雷,掌中如山岳般的雷芒闪耀,轰然砸向炉壁。
 
    “我也不信!”
 
    风城子、胡归命、商宫越等人齐齐怒吼,一同出手。
 
    “轰隆轰隆!”
 
    宛如一千枚核弹爆炸的力量,在丹炉内壁上面爆开。恐怖的冲击波,更是把整座丹炉,震得轰隆作响。十三位太上长老全力出手之威,何等恐怖?到现在终于显现。
 
    但依旧没用。
 
    等冲击波散去时,众人瞪大眼睛望来,发现那古朴厚重,大气苍茫的炉壁,依旧耸立在那里。一片片道纹浮现,闪耀金光,死死的把各种各样的轰击,全部挡住。
 
    “啪嗒。”
 
    司徒宸直接瘫倒在地。“我们死定了。”
 
    陈凡更是双手如化太极般,包容万物。一条条如龙一般的灵脉,从更远的地方,被他以无上法力剥夺,凭空飞来,加持在丹炉上面。
 
    五千丈高的丹炉,显得越发凝实,到最后,及如真的炉鼎般。上面花鸟鱼兽、飞禽走卒的图案,栩栩如生。厚重大气的鼎壁,更浮现出一丝丝金属铸造的光芒,冰冷而又沉重。
 
    到最后。
 
    陈凡一跺脚。
 
    “轰隆!”
 
    地面上直接裂开一个十公里大小的洞口,从中喷射出无穷的淡绿色火焰,乃是药城地下,储存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地肺真火。丹盟修士,平时根本舍不得动用。
 
    但此时,陈凡直接把地肺火脉打开,让真火尽情的喷发出来,灼烧丹炉。
 
    天空中,一道道太阳光芒汇聚,更化作太阳真火,如斗大的火链般,缠绕丹炉,让百里天炉,显得越发璀璨炽热,神辉闪耀。
 
    炉炼天丹!
 
    这才是真正的天丹之术。
 
    陈凡之前的所有作为,其实只是一种欺骗罢了。想要炼成‘长生丹’,仅凭准天宝级的百药宝炉,怎么可能炼成?不要说十三转,便是三十转都没用。
 
    “输了输了。”
 
    司徒宸坐在地上,失魂落魄。他望着陈凡的目光中,带着震撼、不解、疑惑、惊骇等种种神情。司徒宸到死都想不明白。陈凡仅仅是一个金丹初期修士,怎么会摇身一变,成为天丹师?
 
    “这局棋,终究是我输了啊。”
 
    司徒宸惨笑一声,缓缓闭上眼睛。
 
    而荒山外,十三位太上长老们,依旧在疯狂的轰击炉壁,想要凿出一条出路来。但根本没用,古朴的炉壁,反而显得越发厚重。
 
    当地肺真火和太阳精火落下的时候,炉内的温度,更是以几何速度向上攀升,到最后,几乎融铁化金,连石头都被烧成熔岩了,便是真君在里面,都感觉有些承受不住。
 
    “杀!”
 
    有太上长老掉头,轰击向陈凡。
 
    既然轰不开炉壁,那斩掉陈凡这个罪魁祸首,应该就能破掉这门天术。
 
    可惜一道道攻击,落在荒山百丈内,就尽数化作无形。天地之炉一成,这方圆百里的炉内,全是陈凡的领域。
 
    他此时立在这里,就如同一尊天君立在天域之中,掌控一切,无人可伤。
 
    “啊!”
 
    打到最后。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