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能拖着尊贵的丹王殿下一起下地狱此生足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7:29 浏览:
 
    但哪怕这样。
 
    荒山说在的方圆数十里内,也化成一片混沌。所有的物质都被粉碎,连空间都失去了形态,化成无数风暴碎片,一切元气,都失去了本来的形态,无比混乱。此时,普通金丹恐怕刚进入,就会被直接搅成碎片。
 
    “太强了。这就是长生榜天骄的威能吗?”
 
    丹盟中。
 
    颜无妄、江寒乃至辰焰长老等人,都尽皆抬头,目现骇色。连丹盟盟主,都瞳孔微缩。而不知道什么时候,出现在丹塔前的小丫头乔乔,更是紧张的攥起小拳头,紧紧的望着城外。
 
    “金丹之中,以品级分为三六九等。修为可以提升,但品级却在渡雷劫时就已经固定。风城子等人,出生自天君世家,自小就修炼秘传天功,是一代,乃至几十代人中最有天赋的存在。如胡霄、风御秋一样,凝成上品金丹,再经过近两千年的苦修,才有如今的威能。”
 
    “他们论战力,未必比长生榜天骄强多少,但修为神通,却肯定胜过年轻一辈。”
 
    “十三位联手,只怕足以媲美天君一击了吧。”
 
    洛长生轻叹。
 
    “洛道兄,您若处在陈北玄那个位置,会怎么做呢?”紫月仙子,轻摇粉首,瞪大眼睛望来。
 
    “我若在那位置,要么先出手,强行击杀一两位,然后乘势闯出去。要么就干脆低头,日后再图谋如何复仇。不过...”
 
    说到这,洛长生摇了摇头,眼中露出一丝轻蔑:
 
    “如果我是陈北玄,一开始就不会把自己置于这种险地。有勇无谋,修为再强,终究是个莽夫罢了。”
 
    紫月仙子展颜一笑,眼眸中爱慕更深。
 
    “不错,陈北玄就是个二愣子。得罪了那么多天君世家,只要是个正常人,此时应该逃之夭夭,跑到北荒之外才对。他若去了其他天域。胡家、风家等,难道还敢追杀过去不成?结果他偏偏呆在药城外,耍什么酷,练什么长生丹,我看他是炼丹炼的脑袋秀逗了。”
 
    百里之外,吴问鼎也吹胡子瞪眼。
 
    “老祖,真的没有办法了吗?”吴青颜眸中现出一丝哀求。
 
    “除非动用‘镇海鼎’,否则老祖上去,也双拳难敌四手啊。”
 
    吴白素轻启朱唇。
 
    吴青颜闻言,顿时心中绝望。
 
    镇海鼎,乃是吴家的镇族之宝。是镇海天君当年留下,用来镇压家族气运的天宝。非生死关头,绝不会动用。各大天君世家,都把天宝视为命根子,生怕有一丝一毫的闪失。
 
    这一次,哪怕十三位太上长老齐至,也没有动用天宝,可见天君世家们对天宝的重视。
 
    “嘿嘿,那小子若答应娶了你们两,做我吴家的女婿。老头子未必不能请出镇海鼎,为家族拼死一搏,不过现在嘛。不值当,不值当啊!”
 
    吴问鼎嘿嘿笑着,连连摇头。
 
    此时。
 
    在战场的最中心。
 
    一道道贯通天地,压塌日月的气劲,正以荒山为中心,疯狂肆虐。
 
    “天狐九幻。”
 
    “黑日玄风灭。”
 
    “太一灭清神雷...”
 
    十三位太上长老,一齐出手,没有丝毫保留,全部都发挥出十二成的功力。
 
    只看到,天地间,七只巨大的紫色狐爪,道道撕裂长空。浩荡的从幽冥吹来,可以把钢铁都腐蚀的黑风,碎裂虚空。如斗大的,闪耀璀璨青光的神雷,更是蕴藏着恐怖毁灭力量,高悬荒山之巅。
 
    “屈服,或者死!”
 
    如雷鸣般的声响,震慑荒山。
 
    一位位强者,现出法相,足有两三千丈高,撑天动地。
 
    他们盘坐在虚空之中,黑风环绕,神雷震天,虚幻缥缈,各个神情淡漠,俯瞰荒山,如视蝼蚁。显然下一刻的一击,就会把整座荒山,都移为平地!
 
    赵绝仙等人,无不神情大变。
 
    司徒宸脸上不由绽放出笑意。一开始,他只是轻笑,到最后,越来越大,最终抱腹狂笑,眼中再不遮掩,反而无比怨毒望向陈凡:
 
    “尊敬高贵的陈丹王,此时此刻,你做何种选择?是继续扬着高傲的头颅,据不投降,然后被打成粉碎?还是跪地求饶,屈服于天君世家们之下?我真想看到你跪下的那一幕啊。”
 
    “你疯了,他们一击若落下,你也得死。”
 
    云依儿瞪大眼睛。
 
    “呵呵,我的心,我的尊严,我的前途,早在输了斗丹的那一刻,就已经死掉了。此时哪怕一死又如何?能拖着尊贵的丹王殿下一起下地狱,此生足矣。”
 
    司徒宸依旧狂笑。
 
    林舞华众人,都不由自主望向陈凡。
 
    此时此刻,只有这位屡屡创造奇迹的陈丹王,才能破解这个局。
 
    “主人,要不退一步吧。”赵绝仙低头小声道。
 
    “是啊,前辈,您是堂堂丹王殿下。他们只是在威胁,不敢真动手杀您的。等消息传开后,其他天域的强者,绝对不会允许他们折辱一位丹王。”穆红提也劝说。
 
    云依儿更是瞪大眼睛。
 
    司徒宸闻言,在一旁只是冷笑。
 
    此时。
 
    陈凡终于站直了身体,在他面前,百药宝炉正神辉闪耀,金光熠熠,轰鸣不断,显示其中正炼制着绝世天丹。但在数百丈的荒山外,黑风胡霄、雷声震天、兽吼撕叫,空间都被打成混沌一片,如末日到来。
 
    “陈前辈。”
 
    林舞华终于开口,这位冰山美女的眼中满是担忧。
 
    但陈凡,只是对她们安慰一笑,然后就转头淡漠的扫视司徒宸一眼:“我现在教你,真正
相关阅读